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 > 第163章 冒牌货作者夜来闻香
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63章 冒牌货

    听说太皇太后要为柔福赐婚冲喜他们惊讶的说不出来君皓宸立马宣来方贤询问事情真相?#39318;?#27597;要将福儿嫁给谁朕一点准备也没?#23567;?br />
    回皇上太皇太后为三公主的病情劳心劳神闻得民间有冲喜的习俗太皇太后以此效仿为公主冲喜方贤流利的回答像是有备而来太皇太后说了时间仓促还请皇后娘娘抓紧时间决不能怠慢三公主

    ?#29260;?#33258;然会好好准备嫁妆毕竟她也是很疼福儿的怎么会让福儿矮了长公主一截呢只是?#39318;?#27597;要将福儿指给谁?#20179;?#37324;头模模糊糊什么也没交代清楚啊

    方姑姑你未回答朕的问题

    太皇太后说天机不可泄露到时候皇上和娘娘就会知道了方贤滴水不漏根本打听不到任何消息

    他们相?#26377;?#20037;最后君皓宸无奈妥协不再多问他就这么一个妹妹突然之间要嫁人心里?#31456;?#33853;的有?#21482;没?#22833;的感觉

    皇上放宽心即是太皇太后赐婚此人定是与公主十分相配公主始终是要嫁?#35828;模?#34429;然仓促了一些但臣妾一定会让公主风风光光嫁出去的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希望太皇太后有对策应对几日后的大婚

    退出宸佑宫方贤拉着她走到角落小声转达娘娘太皇太后已派镇国公去?#24050;?#23578;书相信不出两日就会有消息了您一定要想办法稳住三公主的心

    福儿的心思姑姑是明白的我又怎么稳得住这会消息还未传入上阳宫怕是福儿知道会更难过

    我的好娘娘太皇太后已经接受杨尚书奴婢不妨告诉你长公主的新驸马三天后就会进京

    ?#29260;?#35766;然完全被弄糊涂了姑姑的意思是

    奴婢一时间无法解释太多奴婢只能告诉娘娘太皇太后素来疼爱惠仪太后当今圣上能成为新帝全仰仗背后的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对那宫可不喜欢她怎么会让那宫得逞

    ?#29260;?#33041;筋转的飞快有方贤做保证福儿不如愿也难不过颜太后那不会如此好对付吧我懂了我先去上阳宫看福儿

    等她走进柔福寝殿她惊讶的发现柔福倚在床头黯然伤神眼睛肿肿的像是哭过一样福儿你怎么了

    闻言柔福仰起脸伤心欲绝的喊道我要嫁人了是不是

    消息传的那么快?#29260;?#21521;前抱住她劝道你的病还没好不能伤神动气来你先躺下休息有话咱们慢慢说

    不我不嫁人我死也不嫁人柔福哪里听得进去她情愿一辈子守在上阳宫也不要嫁给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皇嫂我求求你了你去和?#39318;?#27597;说说情好不好?#39318;?#27597;最疼你了她会听的?#21834;?br />
    你先别激动?#39318;?#27597;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说不定福儿的驸马是你心里的人呢

    柔福呆呆的望向远方痴痴的笑道不会的就算他辞官悔婚也改变不了他欠皇姐一个交待母后不会善罢?#24066;?#30340;?#39318;?#27597;也不会让他周旋在我们姐妹之间天意如此啊?#39029;?#20102;认命还能做什么

    ?#29260;?#24515;疼的抚摸她的脸庞才多久的功夫就让一个人变成这副摸样爱情是一种毒药一旦沾上了就会倾尽所?#23567;?#31119;儿她太傻了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你不去争取又怎么知道结果是什么

    ?#30333;?#20043;我不会嫁给什么镇国大将军的如果?#39318;?#27597;一定要让我嫁人那就抬着我的尸体去拜堂反正我的心早死了

    印象中的柔福温顺谦和平易近人却没?#31995;?#22905;会放下这样的狠?#21834;?#25152;以当自?#21898;?#36825;些话转达给太皇太后时她哭笑不得话中完全没责备她的意思

    这才是我们?#22987;?#30340;女儿哀?#22812;?#28982;没看错人

    ?#39318;福?#31119;儿这样放出狠话臣妾不知如何是好请?#39318;?#27597;指点一二她不?#20063;?#32622;上阳宫也不?#20197;?#26580;福面前提半个字再这样下去她就要没辙了

    你呀做你该做的?#34892;?#20107;方贤会替你出面做的太皇太后安慰她的同时不经将目光放在她?#20146;由ϡ?#37117;快一个月了明年开春就要选秀了你要抓紧时间怀上子嗣

    ?#39318;?#27597;她夹在他们?#27597;?#20154;中间真是为难呀

    你也不用害羞哀家是为你好才这么着急的皇上的太子必须由?#27844;?#30343;后所生皇帝就亏在这?#27597;?#23383;身上

    ?#29260;?#39060;首算是听进了她的?#21834;?br />
    你呀别总是为别人操心偶尔也要为自己担心太皇太后指了指放在桌上的食盒补品食盒是给福儿的补品是给?#25308;?#30340;你替哀家去瞧瞧这个好皇孙

    下面是?#29260;?#21518;一世的番外

    入夜淡淡的夏风轻轻吹拂着如意楼檐下的大红灯笼

    金黄火红幽菖各色八角灯笼装饰的整个高楼流光溢彩仿若九天仙女撒下无数颗明珠给这本来名声在外妩媚多情的楼宇披上了一层宝石镶嵌的衣?#36873;?#26356;有娇俏嬉闹的笑声随着晚风流溢飘散在静谧的夜空

    笙歌曼舞低吟浅唱婀娜妩?#27169;?#37329;翠华彩如意楼内的花红柳绿娇花艳朵在向所有安阳城内的男人们招手这里是温柔乡幸福地是所有男人迷恋享受的地方

    三楼的四间雅阁一溜排开春花秋月夏荷冬雪四名如意楼头牌姑娘的房间内灯火通明热?#20013;?#21719;伴着人头攒动交杯换?#25285;皇?#29190;发出男人恣意的大笑与女人娇嗔的嬉闹

    四间之后最里面的大房间内却静?#37027;?#30340;没有丝毫人声只?#20889;白由?#30340;灯光寂寞地灿?#22969;?#20142;着

    宽敞的走廊内突然走过来两个男人脚步很是急匆匆

    走在前面的人身?#27597;?#25361;?#25104;?#30333;皙剑?#20960;?#40763;双眸乌黑英气勃勃的?#21152;?#38388;蕴含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之气漆黑的头发向上高高束起一块莹白玉石冠于发间温润华贵一身蓝宝石色的?#20102;?#38271;衫衬得他身材挺括风采翩然白皙修长的?#31181;?#25569;着一把光芒温吞的白玉?#21462;?br />
    俊逸?#33251;?#19978;那双漆黑的眼眸在转闪之间更有一丝无法言说的狡黠与通透使得这个器宇不凡的男人更具有一种邪魅与成熟的魅力

    如果说这个男人是个十足的美男子那?#27492;?#36523;边的人就绝对是个丑八怪类的人物了身材矮胖个头刚?#21543;?#36793;美男的肩头头圆圆肚圆圆一身灰色的长袍紧紧裹在他圆圆的身体上活像一块布里裹着一个肉包子如果不是那一双细小的接近长死的眼睛内?#20102;?#30340;是机警的光芒定会有人把他当做酒囊饭袋

    眼见前?#23138;?#22836;处是一个大房间是个死胡同没有了退路

    矮?#32959;?#24908;张的转头四顾口气?#34892;?#21457;急爷这可怎么好金大勇的人已经发现了我们这里又是个死胡同怎么办?#20426;?br />
    蓝衫男子璀然一笑晶亮的眼眸内俱是好笑之色没有想到我龙飞扬也有被?#20439;?#30340;四处?#21727;?#30340;时候还真是新鲜呢对着矮?#32959;有?#30528;说道关元要不然我们分头逃吧你看如何?#20426;?br />
    关元的胖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爷你还真不着急啊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呢要不是你?#24895;啦?#35753;我们打草惊蛇?#20197;?#23601;齐嚓咔嚓把他给办了

    龙飞扬还要说什么忽然后面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21834;?#40857;飞扬想都不想拉着关元疾步走到最里面的大房间门口推门而入

    房间里面灯火明丽装潢雅致紫檀色的家具桌椅厚重?#29260;印白?#36793;垂落着烟水色的玲珑丝?#20445;?#28201;馨无比更有一股清幽的香气缓缓飘荡在空气?#23567;?br />
    只是?#21363;?#30340;房间里面却空无一人

    龙飞扬正转头打量房间却在一座高大的镂空?#36824;?#29281;丹的屏风后面突然传来了一声闷哼龙飞扬和关元同?#26412;?#35766;地对视一眼

    关元一双小眼睛又瞪了起来机警地低声说道?#20843;?#20046;有问题啊

    屏风后面又传来????的声音两个人同时确定那是穿衣服的声音

    龙飞扬?#34892;?#22909;笑地看着关元语气戏谑在别处就有问题在这里*服穿衣服是最正常的问题了吧?#20426;?br />
    关元还没有回话屏风后面忽地传来一个冷冷的女?#30001;?#38899;清脆圆润如珠落盘不?#22969;?#20415;乱?#24120;?#20284;乎更是问题吧?#34987;?#38899;落一名女子出现在屏风前面

    一身淡粉色的轻萝纱裙裙摆刺绣着大朵的金丝玫瑰花腰身刚好勾勒出女?#30001;?#26448;婀娜多姿曲线完美诱人浅白色流苏披肩柔软华丽散散披在纤弱肩头更显得风情万种

    龙飞扬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声妙啊这样的女子应该有如何震撼人心的无双容颜呢

    龙飞扬迫不及待抬眼去?#27492;?#30340;脸时却?#34892;?#22833;望

    一道宽宽的红纱掩住了她大半张粉脸乌黑的发髻下面只有一双眼眸露在外面恍如两弯溪水清?#22909;福?#24494;微不满的眉间更透出无比的冷静凛冽

    龙飞扬砰然心动怔然良久才在心下一叹好一双纯净无暇的眼眸果真是妙目生辉

    同时心里又升起一丝疑惑这应该是混在风尘中女子的眼神吗也太过干净明澈了吧

    旁边的关元此时眨?#22949;?#23567;眼睛不慌不忙振振?#20889;?#22320;回答道姑娘莫生气我们是妈妈介绍来的不算是乱?#24120;?br />
    粉裙女子微微一愣扫视了龙飞扬一眼疑惑地问道那么阁下姓金是金大人了?#20426;?br />
    龙飞扬的眼睛紧紧锁着粉裙女子的脸庞缓缓摇头不我姓龙

    粉裙女子得了回答一双戒备的眼眸内很是失望秀眉微挑冷哼一声说道妈妈只让我?#21727;?#37329;大人没听说什么龙大人小女子还有要事两位请便说罢侧过身去一副开门?#28034;?#30340;样子

    龙飞扬的唇角却浮起一丝戏谑的笑意玉扇一展身体?#20219;?#24403;当地坐到?#20439;?#23376;旁的椅?#30001;希?#22068;里*地说道来这里只要有银子什么大人都一样吧难道姑娘不喜欢银子?#20426;?br />
    粉裙女子转过脸来目中有难掩的怒色但仍尽量压抑着激恼的语气说道对不起龙大人我今晚有贵客你们两位还是另寻姑娘吧有银子我想妈妈会给你?#21069;?#25490;更好的姐妹恕小女子不送

    龙飞扬丝毫不为所动坐的稳如泰山语气更是笃定异常我若是只看上了你呢?#20426;?br />
    你粉裙女?#26377;?#27668;的眉?#26041;?#32039;蹙起她听了听门外的动静快速地说道我说过了我今晚有贵客还请龙大人行个方便

    龙飞扬看见她急迫的样子更是气定神闲地说道你如何知道我就不是你的贵客呢?#20426;?br />
    粉裙女子似乎真的急了柳眉倒竖不再废话身形一晃?#21448;亮?#39134;扬身侧

    龙飞扬还没看清楚她如何动作如何出手的就觉得身体一麻他竟然被这女?#21448;?#20303;了穴道?#31181;?#30340;玉扇掉落地毯之上若不是龙飞扬训练有素下意识的微一侧身那么他早就被?#33041;?#20102;他这一本能反应虽然没晕却也全身麻痹

    他身侧的胖关元更是没有反应过一点来随着女子手臂迅疾一展他就扑通一声结结实实地趴到地上了

    粉裙女子恶狠狠地对着全身僵直的龙飞扬说道让你走你偏不走算你活该?#22993;?#25105;不能让你坏了我的大事说完手?#24597;?#21033;捡起地上?#21069;?#29577;扇连带抓着龙飞扬的手臂?#31995;?#20102;屏风后面的床边

    龙飞扬做梦都没有想到他的生命中会有一天被人塞到床底下

    而他被塞进去之后才发现床下竟然早已经躺了两个人昏死过去的两个人

    立时龙飞扬?#23194;?#30340;心情好了很多看来?#22993;?#30340;不止他一个而当他看清楚那两个人时更加惊讶了

    他身旁躺着的是两个年轻女子一个小姐打扮一个丫头打扮

    龙飞扬心念数转明白了眼前的情势床底下的这一主一仆才是这个房间的正主如意楼的姑娘而外面罩着红纱的那位应该是个冒牌货

    她将这房间的姑娘打晕藏于床底目的是什么呢?#27492;?#30340;伸手绝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那?#27492;?#26159;什么人龙飞扬猛然想起她刚刚问出的一句?#21834;?#37027;么阁下姓金了金大人?#20426;?#22905;口里说的金大人难道是金大勇吗

    她的目的也是金大勇吗难道她和自己一样都在研究这个两江总?#21073;?br />
    房间内的床足够大所以床下才能够藏了三个大活人可是就算关元不肥也无法再藏到床底下去了粉裙女子将死肥昏?#20351;?#21435;的关元?#31995;?#20102;床?#20160;?#36793;眼见无处可藏索性将屏风后面挂着的衣服彩裙尽数都抓下来堆放到关元身上

    想和更多?#23601;?#36947;合的人一起聊重生婢女冰山侯爷冷情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ww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21898;?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㽭ʷ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