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上錯花轎之紅妝劫 > 第八十章:彌天大禍(作者:酷小妖)
上錯花轎之紅妝劫《上錯花轎之紅妝劫》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八十章:彌天大禍

    七日后。    完顏佳兒跪在乾安殿外痛哭流涕,乞求耶律隆緒網開一面,耶律隆慶已被下禁天牢,五日后處死,圣意已決,毫不留情。    “可汗,恒王殿下他知道錯了,千不該萬不該,罪該萬死,但請可汗看在血脈親情的份上,從輕發落,饒他不死,佳兒只求留恒王一命,佳兒求求可汗了,可汗饒命啊~”跪地磕頭,額頭上泱泱血痕顯然她的決心,更顯然對方跪在此地求情并不是一時半刻。    “可汗,饒了恒王一命吧,可汗~”    空氣中所有聲音都是完顏佳兒撕心裂肺的哀求聲,臉上更無半點妝容,全是淚痕污漬,頭發早因反復磕頭而散亂,有些甚至更粘在臉上,夾雜著痛哭流涕,慘不忍睹讓人可憐同情,但依舊撼不動那扇門里冷酷鷹熾不由撼動的男人,無動于衷。    “可汗,饒了恒王殿下吧,如真要有人為未出世的皇嗣償命,佳兒愿意以命抵命,只求可汗放過恒王殿下,佳兒可以死,任由可汗處置,可汗~”    哀求聲像噪聲縈繞四周,耶律隆緒原本就冷結成冰的眉宇更凝結凍然,眸色更深。    “告訴她,再不走,滿門誅殺,一個不留。”唇齒間了是最無情的字,冷血。    盛圖惶恐,低頭不敢抬頭,連忙退出去。    但一會兒。    “可汗,可汗不好了。”    “這個時候誰許你大呼小叫。”冷眉一沉,顯然隱隱冷焰。    嚇到對方臉色慘白,如大難臨頭,惶惶不安。    “說。”冷喝,命令。    盛圖才惶恐驚懼回神,“是,是,可~那個~側福晉暈死過去了。”嚇的三魂不見七魄,口不擇言,連他知道都有些懷疑說的話能不能讓人聽懂。    耶律隆緒眉頭一深,半響未再說話,但望而卻步生人勿近的樣子卻比任何武器還是利然,讓人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仿佛置身死門。    ~    昭惜宮。    阿娜看著不遠處站在房檐下一天幾乎一動未動的絕色女子,自從兩天前那驚恐駭人一幕親眼目睹后,對方就一言不發,在她看來,是驚魂未定,不可思議。    “貴妃娘娘,您都站了一天了,還是進屋吃些東西吧。”擔心。    李清惜幽幽的收回目光,轉眸盯著對方,帶著一絲少有的深然。    “阿娜,我對你怎么樣?”問著一句不著邊際的話,讓人一個頭霧水。    “貴妃娘娘自是對阿娜非常好,阿娜感激不盡,一世無以為報。”    李清惜唇角微微上揚,讓人看不懂,她希望是自己看錯了,對方的單純與善良簡單的不像那種心機深沉的人,一切只是一個痛苦的巧合。    轉眸依舊看著遠處。    “貴妃娘娘,您會救恒王殿下嗎?”問著,“阿娜聽說完顏佳兒為了求可汗網開一面,幾次哭死在乾安殿外,但可汗始終無動于衷,看樣子這一次可汗是鐵了心要殺恒王殿下了。”    頓了一下,“唉,但兄弟手足血脈相連,外界亦是褒貶不一,有人認為恒王該殺,也有人認為~”停了一下,“認為可汗是在為自己鞏固王權。”畢竟恒王殿下有自己的軍隊,手握重兵,軍中有很高的地位,這樣的人哪怕兄弟一脈也是有所忌憚。    李清惜依舊面目清然,沒有過多表情,讓人分不清是聽到還是錯覺并未在聽。    ~    第四日。    乾安殿外,看著昏暗的深夜,暮色好重,重的像天空蒙上一層厚厚的面具,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李清惜抬眸看著月色一眼,好似遼國的天氣永遠那么美,繁星閃閃,美不勝收,讓她再貪戀一眼,也許明日的陽光已不復存在,或不再屬于她。    收回目光,腳步堅定的朝緊閉的門走去,那里面依舊燈火通明的光指引她必須這么做,沒有退路。    深吸一口氣,微微揚起唇角,不減的絕塵,輕輕推開那扇門,目光轉視,屋內卻空無一人,這點讓她有些意外,但好似又在她的意料之內,整個殿內怎會沒有任何守衛。    他去了哪里?    走出殿外。    看著四周一眼,乾安殿外的燈光總是特別明亮,仿佛能照亮人的一生。    ~    明月樓。    睇著,她不知道她為什么會來,也不知道為什么直覺就帶她來到這里,但既然來了,她就知道她的直覺是對的,他在這里。    奴仆走了出來見到她,一愣,隨即軀身,“貴妃娘娘。”誠惶誠恐,顯然意外會見到她。    “可汗在嗎?”    見對方眼神微閃,已經給了她肯定的答案,“你進去通報一下,說我想見他。”    對方當然明白,連忙點頭,快速走了進去。    但沒過多久,對方再出來時,臉色異常,閃爍其辭,她已猜到幾分。    “貴妃娘娘還是請回吧,可汗他~凈妃身體虛弱,可汗不放心。”    “我在這等他。”轉過身,態度堅定。    奴從也不敢多說什么,退了進去…    ~    一夜,她整整在外站了一整夜,他都未出來,他不想見她?還是他無法原諒他?    終于。    晨曦微涼,照亮萬物,生機勃勃,她終于等到他。    聽到聲音,李清惜轉身,看著‘久違’的他,幾日未見,他似乎消瘦了一些,是在擔心她嗎?無可厚非,自己的親生骨血。    看到她,耶律隆緒也一絲忡然,有些意外她仍在,也似意料之內她會在,見她衣著單薄,身體似一絲瑟然發抖,眉頭微蹙,快步上前,盯著她,難掩一絲擔憂。    眼神對視,眼神流轉,卻勝似千言萬語。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上錯花轎之紅妝劫》,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