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妃請入甕 > 第226章 紅玉挑釁,捉賊喊賊(第二更)(作者:神采菲漾)
妃請入甕《妃請入甕》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226章 紅玉挑釁,捉賊喊賊(第二更)

    “將軍放心,末將定會謹記您這番話的。”張智討好得道:“將軍,末將知道離這不遠的地方有一處溫泉,您看?”

    陳啟斜睨了他一眼,“不用,現在是非常時刻,讓下邊的人都給本將軍睜大了眼睛,這幾天大齊也不安穩了,我預測開戰也就是這幾天的事兒,說來也奇怪,本來就要打的,為何大齊人又不動了。”

    “那還用說,怕了我們唄,我們的百萬大軍還不把他們嚇得……”張智看見陳啟的臉色又要變黑,急忙止住了話,小心翼翼地試探道:“將軍,末將先去看看糧草?”

    陳啟也是煩了他,看他還算有眼色,臉色才略微好了點,擺了擺手讓他出來營帳。

    “哎呦,那個不長眼的東西……”張知一出了將軍的營帳,沒走多遠就與紅玉撞到了頭也沒抬就開始大大咧咧地罵道。

    “你這人是怎么走路的!”紅玉望著身上濕了一大片,脾氣也不好,聽見他還出言不遜更是大怒氣沖沖,抬頭又看是個將軍,更是厭惡,端著水的手抬起來就往他身上倒,叉腰大聲對罵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東西!”

    張知一看是個漂亮的的小丫鬟,轉眼一想就知道了是六皇子妃帶來的兩個丫頭之一,一看她牙尖嘴利的,確是對了自己的口味,剛才讓陳啟罵的冤屈,惱火,現在見了罪魁禍首不由起了壞心思,反正這是他的地盤,莫非他連一個小小的丫鬟也敢反抗他不成?

    色字頭上一把刀,這話說得一點也不錯。

    不敢反抗他?那紅玉剛才罵人的話難道真讓狗吃了不成?不過他倒是是好好的吃了一頓便宜。\

    一見他動手動腳,紅玉也不罵了,直接開打,等到鬧到半個大營都知道的時候,蔣倩嵐才姍姍來遲。

    “紅玉,你怎么了,是不是很痛,還有哪里不舒服?”蔣倩嵐望也不望上前賠罪的陳啟和跪在那里的張智,焦急萬分的上前摟住紅玉。

    “小姐,我身上痛,他居然用劍身抽打我,一邊打一遍還叫嚷著說什么‘你以為你是六皇子妃,本將軍就不敢把你怎么樣?本將軍就用劍身打你,沒人能看得出來,本將軍要你有苦難言。’還說了許多腌臜話,我是不敢說的,小姐,“紅玉趴在蔣倩嵐的懷里痛哭出聲。

    跪在那里的張智一聽見紅玉的話,十分震驚地瞪大了雙眼,憤怒至極地吼道:“她說謊,本將軍根本沒用……”

    “閉嘴!”陳啟望著四周鄙夷的眼神,怒其不爭的踢了他一腳,他是不是豬腦子啊,他把話剛說完,他在這邊就把六皇子妃的貼身侍女給打了。要是是個男的,即使六皇子妃氣惱不忿,也沒個大礙,軍中的都是熱血的漢子,并不太畏懼皇權,還能說成比試比試,可……打女人,連他就覺得丟人!

    蔣倩嵐望也不望他一眼,安慰著紅玉。

    翠柳上前摟住她,蔣倩嵐這才惱怒地回頭,冷笑道:“好個‘本將軍’,本宮還不知道將軍是靠打女人逞英雄的!你既然看本宮不順眼,又為何要欺負一個小丫頭!欺軟怕硬,口出無狀,行事猥瑣,目無王法,目無軍紀,本宮可是見識了一個好將軍的樣子!”

    “六皇子妃,我們是不是該把事情弄清楚再討論誰對誰錯?這時候就下結論未免為時過早吧!”陳啟聽見蔣倩嵐的話,皺眉道:“哪怕張智將軍不對在先,您這樣說也太過了吧。”

    蔣倩嵐冷冷地道:“張智,可真是要長長智力了。”

    “六皇子妃。”跪在地上的張智忽然抬頭大吼,不忿道:“末將以為六皇子妃您美麗善良、仁慈高貴,末將尊敬您,您怎么可以這樣說末將呢,您真是太惡毒了。”蔣倩嵐的話簡直戳到了張智的痛處。

    蔣倩嵐冷冷地望著他,心里卻是讓他雷到了,什么美麗善良、仁慈高貴,說的是她嗎?這詞為何這般熟悉呢,這不是白癡燕老闖禍時最常用的逃脫詞嗎?再看一看跪在地上抬著頭一副‘高傲不屈,我沒做錯’的張智,蔣倩嵐讓其惡心到了。蔣倩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戲一定要演下去,要不就對不起紅玉那丫頭如此賣力的眼淚,也對不起翠柳那憋笑憋到內傷的痛苦了。

    蔣倩嵐抬高下巴,眼里閃著譏諷,道:“本宮惡毒?那是,要是本宮再不惡毒點,本宮的丫鬟就要讓人活活打死了!張智,張將軍,是不是本宮笑著把這丫頭送到你跟前,千求萬求地讓你打一頓,再萬分感激地向你道謝,謝你多多指教的好,這才叫作美麗善良、仁慈高貴,這才是你心中的不惡毒?!”蔣倩嵐冷冷地瞪著他,冷哼一聲,“這樣的‘美麗善良、仁慈高貴、’本宮半點也不稀罕,張智將軍還是等著送人吧。”

    旁邊將士們更加鄙夷地看著他,原來能原諒他,任他胡作非為的人才是不惡毒啊!

    陳啟真想眼不見心不煩,把他扔出去拉倒,他感覺到士兵的目光火辣辣地看著他,這個臉他丟不起,他是將軍,是統帥百萬將士的將軍,他閉了閉眼,把升騰起來的怒火生生的壓下去了,不漏半點狠厲,笑道:“六皇子妃,可允許末將問問到底發生了何事?”

    蔣倩嵐似笑非笑地望了他一眼,覺得還是讓他知道真相更能解氣,大方地頷首,完全沒有了剛才的惱怒,皇家風儀彰顯無疑,“陳將軍問個清楚明白也能給將士們一個交代,也莫說本宮‘仗勢欺人’!”她加重了音調說出最后一句話,這可是在您們的地盤上。

    陳啟額角跳了跳,勉強一笑,嚴肅了臉色,看著張智問道:“張將軍,你如何同六皇子妃的侍女起了爭執?”

    “將軍,是這丫頭先動的手,不是末將。”張智一看問話的是陳啟,有了底氣,忙大叫冤道。

    蔣倩嵐簡直要憋不住笑出聲來,這張智怎會是人才,這話都聽不懂,枉費了人家一片好心,人家都給他把大人輕描淡寫的換成了爭執,他還傻的往前湊,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蔣倩嵐笑著瞅了一眼陳啟,只見陳啟的臉黑了,黑的徹底,他再吸氣,也只能接了他的話接著問道:“為何動手?”

    張智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畢竟是他先罵的人,還摸了她的頭發,雖然也沒有摸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妃請入甕》,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