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抗日之草根英雄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有人劫道(作者:沖鋒號角)
抗日之草根英雄《抗日之草根英雄》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有人劫道

    當馮彪帶領著他手下的一百多個皇協軍隊員們,從同福酒樓離開的時候,已經到了晚上十一點鐘的時間,他看到天色已晚,就沒有回到自己的家中,而是跟隨著一百多個皇協軍們,一起返回了皇協軍大隊駐地,在他單間的營房里面睡了一宿。

    不過呢,當馮彪躺倒在木床上面的時候,他是輾轉反側,怎么著也睡不著覺,不為別的,就為了代替他姐夫兼大舅哥吳老財簽字畫押一事,讓他久久無法入睡。

    要知道,今個兒中午吃過飯,馮彪專門派遣了他手下兩個最信得過的皇協軍——張小五和馬安山,騎著一輛日軍給他們皇協軍大隊配備的唯一一輛邊三輪摩托車,前往距離縣城三十多里地開外的大王莊村,把他的姐夫兼大舅哥吳老財請來參加,原計劃夜里六點鐘開始的晚宴。

    原本馮彪還想要讓吳老財在晚宴上起到帶頭表率作用呢,結果,直到過了晚上八點鐘城門關閉的時間,吳老財都沒有現身宴會,而他派去接人的張小五和馬安山也連個人影都沒有。

    在輾轉反側無法入眠的馮彪想來,這三十多里地的山路,騎乘邊三輪摩托車,如果趕一個來回的路程,頂多花費兩個鐘頭的時間綽綽有余。

    可問題是,足足等待了六七個鐘頭的時間,吳老財、張小五和馬安山他們三個人都沒有趕來,為此,馮彪還在晚宴的間隙,派遣他手下那個名字叫王二麻子的皇協軍,前往城門向負責將檢查過往行人和車輛的那一個小隊的皇協軍們進行詢問。

    得到的回答卻是,自打今個兒下午一點多鐘,張小五和馬安山他們倆騎著那輛邊三輪摩托車離開縣城,一直到城門關閉之前,都沒有看到他們倆從城外回來,自然也沒有發現吳老財進入縣城。

    對于這樣一個結果,馮彪心里頭還是有些忐忑不安,他倒是不太擔心張小五和馬安山他們倆有個什么閃失,最讓他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姐夫兼大舅哥吳老財會有個什么三長兩短,哪怕顆就要倒大霉了。

    畢竟,在今個兒這頓晚宴結束之前,馮彪可是當著在場一百一十四個地主老財們的面,代替吳老財一口應下捐獻三萬斤的糧食,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就算是馮彪全家老小一年下來不吃不喝,再加上砸鍋賣鐵,也籌集不到這三萬斤的糧食出來。

    說到底,馮彪還是擔心自己個兒拿不出來三萬斤的糧食,一旦他食了言,看著他和吳老財起到帶頭表率作用的那一百一十四個地主老財們,估計也不會拿出來哪怕一粒糧食,到了那個時候,后果就會不堪設想。

    即便是馮彪越在心里頭想這些不好的事情,就越輾轉反側,更加難以入睡,直到凌晨兩點鐘的時候,他這才在迷迷瞪瞪昏昏沉沉之中,兩眼一閉就睡了過去。

    等到馮彪睜開眼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上午的日上三竿時分,臉頰上還帶著倦容的他,一想到那三萬斤糧食的事情,頓時,就讓他困意全無,趕緊揉開惺忪的睡眼,穿衣起床,準備親自帶人前往縣城三十里地開外的大王莊村走一趟,看一看吳老財、張小五和馬安山他們三個人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連早飯都沒有顧得上吃,穿戴整齊的馮彪,就帶領著手下的二十幾個皇協軍,端著配發的老舊破損的三八式步槍,每個人騎著一輛配備的五成新的腳踏車,駛出了打開著的城門,直奔大王莊村的方向而去。

    由于山路比較難走,再加上,他們這些人騎腳踏車的技術也不咋的,趕了大概有十五里地的路程,就累得他們氣喘吁吁,熱得他們滿頭大汗。

    于是,馮彪就當即下令,他們在路邊的那一棵大樹下面休息片刻,等到他們緩過勁兒來,在往前繼續趕路。

    皇協軍大隊這才在兩個月之前配備的腳踏車,主要是為了方便他們在縣城里面活動,這縣城外邊幾乎都是起伏不定的山路,而且,山間的小路還非常狹窄,如果騎車技術欠佳,以及體力不好,想要一口氣騎上三十多里地的路程,對于這些個六體不勤的皇協軍們來說,實在是有些難為他們。

    剛在路邊那棵大樹下面蹲下來休息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馮彪看到從大王莊村的方向也就是山路的前方,大概一百米開外的地方,行駛過來了一輛馬車。

    緩過勁兒來的馮彪,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趕緊站起身來,朝著山路前方行駛過來的那一輛馬車打望了幾眼,在雙方相距大概五十米的時候,他這才看清楚了,趕馬車的人是大王莊村跟他姐夫兼大舅哥,私底下關系過從甚密的王寶生家的車把式。

    這個王寶生家里頭擁有五百多畝的良田,平時在表面上為人還算和善,見到人總是一副笑瞇瞇的,背地里卻是個心狠手辣的家伙,在大王莊村,吳老財惡行累累,背后都有王寶生的暗中相助。

    自打前幾天,吳老財被劉一鳴當著全村老少的面前槍斃了以后,為了自保,王寶生還向劉一鳴揭發檢舉了吳老財不少鮮為人知的惡行,當然了,原本是他自己做出來的一些壞事卻不被外人所知,他也都一并推到了吳老財的身上,反正他覺得死無對證,即便是劉一鳴想要核實真偽,也無從查起。

    鑒于王寶生如此積極配合魯南抗日游擊隊的工作,劉一鳴就對他格外開恩,原本打算要沒收了他通過不正當方式和卑劣行徑,霸占了同村幾十戶人家的四百畝良田,最后決定暫緩執行。

    不過呢,王寶生心里頭跟明鏡兒似的,他覺得只要魯南抗日游擊隊在王莊村待一天,那么,對他就會構成多一天的威脅,眼看著村里頭幾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幾百戶人家都倒向了魯南抗日游擊隊,他開始擔憂自己好不容積攢下來的這一份家業,說不定在將來什么時候會被劉一鳴給沒收充公。

    這不,今個兒吃過早飯,王寶生以前往柳家鎮購買一些生活日用品的名目,成功騙過了魯南抗日游擊隊負責在大王莊村村口設置的明崗暗哨,先是讓他的車把式,趕著馬車前往柳家鎮的方向,出了大王莊村行駛了大概二里地的路程,看到后面沒有魯南抗日游擊隊的人跟上來,趕緊吩咐車把式調轉車頭,繞路趕往蒼嶺縣縣城。

    在王寶生乘坐的這輛馬車的車廂里面,不僅放著他大半輩子積攢下來的兩千塊現大洋,以及兩大木箱子的古董文玩字畫,準備存放于他此前在縣城里面購置的一處宅院里面,生怕魯南抗日游擊隊將來找他算賬時,把這些大洋和古董搶了去,那他大半輩子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所有家底,就要全部落入魯南抗日游擊隊之手。

    反正在年過半百的王寶生看來,即便是家里頭那五百多畝良田,被魯南抗日游擊隊給沒收掉,就憑借著他車廂里面的這兩千多塊現大洋,以及兩大箱子的古董文玩字畫,也足以保證他下半輩子吃喝不愁。

    當然了,王寶生也只是做了最壞的打算而已,對于在大王莊村積攢下來拿不走搬不動的家業和祖產,他也是非常舍不得,不然的話,在吳老財被槍斃的當口,他完全可以攜家帶口離開大王莊村,搬到縣城里面購置的那一處宅院里面居住,自然也就不會有任何的生命之虞。

    這一次從大王莊村讓車把式趕著馬車出來只載著他自己一個人,就足以看出來王寶生這不是在跑路,只是提前做一個準備而已。

    畢竟,在大王莊村的三進三出的宅院里面,除去幾年前早逝的老爹,以及在省城上學的大兒子之外,還有他年過八十的老娘,以及一個結發妻子和兩個后娶的小妾,還有七個未成年的兒女,這上上下下十幾口子人呢,他怎么能夠撇下他們不管,自己一個人一走了之呢。

    而馮彪在昨個兒草擬邀請蒼嶺縣境內地主老財們的人員名單時,正是考慮到王寶生和他姐夫吳老財私底下過從甚密的關系,覺得讓吳老財自己一個人出頭即可,就把王寶生的名字給劃掉了。

    不然的話,家里頭擁有五百多畝良田的王寶生,按照馮彪給其他一百多個地主老財們定下來的標準,王寶生也是需要捐獻五千斤的糧食才行。

    那個趕車的車把式,看到前方十幾米開外,有二十幾個穿著黑色本地服的人,一個個長得是歪瓜裂棗、尖嘴猴腮、高矮胖瘦都有,并且,他們每個人手里頭都端著槍,還以為遭到土匪劫道了呢,趕緊剎住馬車,掀開門簾子,向坐在車廂里面的王寶生進行匯報。

    這一次出城,馮彪覺得自己帶著二十幾個皇協軍,如果穿上皇協軍的軍服出城,太過于扎眼,當即決定包括他自己在內,都換上了平時的便裝,也就是民國時期的本地服,俱都以黑色的布料為主。

    聽完車把式的匯報,一路坐在車廂里面嘴巴里面哼著小曲兒的王寶生,當即就掀開了車廂前頭的門簾子,向前定睛一瞧,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日之草根英雄》,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