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仙籍 > 第190章 道將南傳(作者:中原五百)
仙籍《仙籍》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90章 道將南傳

    蘇籍和枯榮圣僧談話的同時,廣明將廣化叫到了自己的禪房內。廣

    明一指點向廣化。

    廣化對廣明自沒喲防備,所以這一指實實在在點中他眉心祖竅,須臾間,廣化就回過神來,而此時廣明臉色比平日里蒼白了不少,精神有些萎靡。

    廣化露出復雜難言的神情,適才廣明那一指,正是醍醐灌頂的功夫,里面包含有許多信息。

    最重要的是,他得了廣明一生對武學佛法的參悟。以

    他的積累,再得到廣明的感悟,遲早能達到和廣明一樣的武學境地。

    廣明道:“師弟,你不必內疚不安,上次我和蘇子思一戰,已經斷了坐照的可能,所以耗損神識,給你醍醐灌頂,對我沒有你想像那么大的損失。”

    他又嘆了口氣道:“先天氣功至玄至妙,蘇子思不但這么快恢復傷勢,還更進一步,即使現在的我,對上他的勝算也不足三成了。”廣

    化道:“若是師兄和我還有枯榮圣僧聯手,當能擊敗蘇子思吧。”

    廣明道:“蘇子思未入坐照,當然不是咱們三人的對手,但是大禪寺真正的對手不是蘇子思。”廣

    明指了指上面。

    廣化默然,說道:“師兄,我不明白咱們為何要和朝廷過不去?”廣

    明道:“忍一時佛劫,才有今后的天空海闊。天子強勢無敵,但如今天下不曾分崩離析,也正是因為他,一旦山陵崩,就是風云變色的時候。屆時大禪寺縱做不回佛宗祖庭,但薪盡火傳,總不會落魄掉。”

    廣化道:“為何不忍著?”廣

    明道:“天下若亂,北地將是最紛爭之地,這些年咱們收攬流民,侵占土地,你以為我真是為了日后的大亂做準備?”廣

    化道:“師兄還有別的意圖?”廣

    明嘆口氣道:“為兄最是堪不破名聲,也最是放不下大禪寺,所以一直以來辜負師父的教導,沒能坐照,終于也沒直面天陽子教主的資本,現在更是連他小徒弟都比不上,沒法消解當年師父遺恨。起初我趁著五年前那場天災,積累資本,確實有興旺大禪寺的心思,可是時勢轉移,當年所作所為,無疑是為咱們大禪寺埋下禍患。你可知道邊庭草原之亂,其實是個假象。那魔宗圣君和獸神并沒有矛盾,私下里已經結為同盟,一旦天子不在,這些異族就會如潮水一樣攻破邊關,劫掠北方,咱們大禪寺屆時難以獨善其身的,甚至不得不附庸腥膻,如此,死后有何面目見祖宗?”廣

    化震驚道:“師兄如何知道此事的?”廣

    明道:“這就不告訴師弟了。咱們大禪寺多有衣冠世族,而且一直以來都是中原正統。雖然佛法傳自西方,但經過歷代師長完善,早已深根中原文化,同異域佛法截然不同。可佛法終歸傳自西土,咱們多少要受他們掣肘。這佛宗祖庭,既是虛名,也是累贅。如今正好借機甩給隱宗。而我希望師弟帶著一批子弟到交州,將我道向南,如此,將來大禪寺傾覆,仍有師弟這一脈存續薪火。”廣

    化道:“師兄,你的托付,我會做到的。”

    他現在才明白廣明之前派他去神都主持慈源寺的神意,雞蛋不放在一籃子里,師兄許久之前應該就有這個打算了。

    所以才放他去慈源寺磨練獨掌一方的能力。

    廣明道:“交州雖然在南方,但不比江東人文翡翠,而且也不靠近清微。何況毗鄰南越,南越雖然以點蒼為尊,但也是親自我佛宗的國家,師弟到了之后,雖然是草創基業,卻也不會篳路藍縷那般艱難。只是希望師弟謹記存續二字。”廣

    化道:“師弟明白了。”

    廣明道:“蘇子思欲立威名于天下,只是咱們不小心成了他的踏腳石。你不必恨他,也不必想著報復。大禪寺薪火不絕,自有人找他討回來。”廣

    化道:“師兄之前說神山大師和釋道宗,難道是為了安撫人心?”

    廣明點頭,又道:“若在釋道宗和蘇子思之間選一個勝者,我情愿是蘇子思。”

    廣化明白師兄的意思,釋道宗終究代表的西土佛門。佛法對眾生平等,沒有疆域國界,但學佛法的佛子是有疆域國界之分的。廣

    化道:“枯榮圣僧看來是攔不了蘇子思吧。”廣

    明道:“攔不了,不過蘇子思要過圣僧這一關也不容易。但天子本意也是要我等成全蘇子思的威名,咱們沒法拂逆他的意愿。左右大禪寺已經聲名下墜,所以為兄不得不看開了。”

    廣化道:“為何天子如此垂青蘇子思?”廣

    明道:“這倒是不知道,但我憑一些痕跡推測出,天陽子教主怕是仍在人世,清微的亂,怕是假象。甚至天陽子教主已經決定陪陛下走那條路。”廣

    化道:“若是加上天陽子教主,陛下有沒有成功的可能?”廣

    明搖頭道:“絕無可能。即使天陽子教主能比擬道尊,可陛下到底不能和佛祖相提并論。何況道尊佛祖昔年都沒有成功。”若

    是蘇籍在此,聽到廣明對老頭子的評價,定會大感意外。縱

    使蘇籍再如何明白老頭子的厲害,也決計想不到,在廣明眼里,老頭子竟能和開創道門的道祖相提并論。廣

    化道:“此前師兄還向蘇子思問過天陽子教主如何,為何現在師兄卻認為天陽子教主能和道尊相比?”廣

    明道:“因為我又看見了一些東西。”

    廣化道:“什么東西?”

    廣明露出一絲極為忌憚的神色,閉口不言。…

    …枯

    榮圣僧微微一笑道:“老僧既不能成佛,又何惜枯禪付諸東流。只是蘇施主,仍有飛仙之想嗎?”

    蘇籍道:“不曾想,只圖一時之意氣,畢竟人生難再來。”枯

    榮道:“好個一時之意氣,聽得蘇施主有句老夫聊發少年狂,今日蘇施主若是要往前走,那老僧便輕狂一回吧。”蘇

    籍含笑道:“正欲見識。”他

    說完,就彈指發出破體劍氣,毫不容情斬向枯榮。

    枯榮面對蘇籍足以劈山裂石的劍氣,竟也沒有躲閃,仍有那劍氣當空斬下。整

    個身子,好似切西瓜一樣,破為兩半。饒

    是蘇籍鎮定,此刻也露出驚詫之色。

    他從沒有見過如此驚人的一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仙籍》,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