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萬歷駕到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欺負(作者:青橘白衫)
萬歷駕到《萬歷駕到》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一百三十二章 欺負

    如燕連忙點頭道:“我是,我是,官人有什么事情盡管吩咐,我得意樓一定照辦!”    事實上大家都知到如燕不可能是得意樓的東家,一個老鴇子怎么可能是東家。如燕這個時候可不敢把東家供出來,不過這個時候沒人去戳破,甚至方明都沒去戳破。    點了點頭,方明的態度也緩和下來:“這還差不多了!”    “既然你是東家就好,我是稅務司稅頭方明,把你們的營業證拿出來,本官要檢查!”說著方明就坐了下來,然后轉頭看著如燕。    “大人,這營業證還沒來得及辦呢!”如燕連忙說道。    瞥了一眼如燕,方明也沒有戳破,點頭道:“把文書給她看一看,然后抓人,封店!”說完這句話,方明站起身子就向外走,對方服氣了,那就沒意思了。    如燕是不敢反抗,她可沒有秦四爺硬氣,乖乖的跟著稅役走了。    壓著如燕離開之后,稅役將所有人都趕了出去,然后拿出封條將如意坊給封了。    這一天時間,整個大興縣被封了三十六家店鋪,所有店鋪的掌柜都被抓了。這一天,無數人跑向京城,這個消息也快速的傳到了京城,一時間京城大嘩。    這三十六家店鋪的東家什么人都有,當朝勛貴,當朝文官,這些人在得到消息之后就怒了。    事實上他們對于辦理營業證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這玩意沒法弄。你總不能自己去注冊吧?如果真的自己去注冊了,那名聲還要不要了。    讓手下人去注冊,可是衙門那邊說了,仆役不準注冊,必須是良民才行。    這就不好辦了,除非是自己特別信任的親人之類的,不然誰敢把這么大的買賣讓手下人去注冊。稅務司那邊說的明白,誰注冊就是誰的。    這要是暗中把你的買賣給賣了,你都沒處說理去。    武清伯府。    自從朱翊鈞登基之后,武清伯府的日子便好過了,這些年皇莊那邊的大棚以及玻璃制造的生意,讓武清伯府賺了一個盆滿鍋滿,有了錢,自然就要抖擻了。    整個武清伯府早就經過翻修了,弄得那叫一個富麗堂皇。    行事也是非常的豪奢,畢竟武清伯府是真的有錢,用錢都能砸死好多人了。    在武清伯府的后院,有一座非常大的院子,非常的奢華,武清伯的兒子李高正坐在椅子上,手中端著茶碗,靜靜的聽手下人的匯報。    “少爺,咱們的人被抓了,店鋪也被封了。”    李高將手中的茶杯放下,沒好氣的說道:“全都是廢物,那個秦四是你的小舅子嗎?你還一直說什么辦事妥帖,這是辦事妥帖?”    管家李才一臉的無奈:“少爺,這誰知道稅務司動這么大的干戈啊!”    看了一眼李才,李高擺了擺手道:“先這樣,等我和我爹商量一下!”    自從武清伯府富裕了之后,錢自然不能放在家里長毛,于是買田買地買商鋪自然就是他們要做的事情了。在京城內外,武清伯的產業遍地都是。    這一次被封的如意坊和得意居就是武清伯府的產業,或者說是李高的產業。    稅務司那邊讓注冊商標的時候,李高就沒怎么在乎,他的身份實在是沒辦法公開,難道說自己堂堂國舅去開青樓賭場了?名聲什么的他倒是不在乎。    可是自己可是勛戚,怎么可能會承認做這樣的賤業,丟不起那個人。    關鍵是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那皇上那里還不一定怎么想呢!    李高卻沒想到這件事情居然鬧這么大,稅務司那邊干的也是夠直接的,直接抓人封店。這損失肯定不小,關鍵是面子也丟了,這要是讓稅務司給打壓了,面子往哪里放?    越想越氣,李高憤怒的將手中的茶碗給扔了出去。    “好你個稅務司,戶部都不敢動我武清伯府的生意,你一個稅務司,居然欺壓到我武清伯府的頭上來了!”想到這里,李高直接怒氣沖沖的向前面而去,他要去找自己的老爹告狀。    “清歡,來給爺捏捏腿!”    武清伯李偉此時正在被一個小丫鬟給按著腿,咪著眼睛笑的開心,不時看了一眼小丫鬟,還伸手在小丫鬟的身上捏一捏掐一掐,小丫鬟的姿容俏麗,很得他的喜歡。    “爹!”    李高從外面走了進來,大聲的說道。    “叫什么叫!”武清伯李偉瞪了一眼兒子,沒好氣的說道:“我還沒死呢!”    沒看到自己在享受,叫什么叫,沒眼色的東西!    武清伯在心里面又補充了一句,臉色就更黑了,看了一眼怒氣沖沖兒子,武清伯李偉直接問道:“這是怎么了?又和誰鬧氣了?早就和你說了,別亂來,消停點!”    李高一聽老爹這么說,頓時就更怒了,反駁道:“爹,不是兒子鬧事,是有人欺負咱們武清伯府。”    “咱們在大興的鋪子被人給封了,掌柜的都被抓了,李管家的小舅子被人打了一個半死,直接扔到大牢里面去了。”說著李高氣憤的說道:“這不是打咱們的臉嗎?”    聽了兒子的話,李偉一愣,還有這事?正有人敢在自己頭上動土?    “誰干的?”    “是稅務司的人!”李高怒氣沖沖的說道:“這一次絕對不能放過他們。”    聽到稅務司,李偉就是一皺眉頭,這個稅務司他知道,稅務司的頭頭是王用汲。雖然稅務司名義上歸戶部管轄,可是李偉知道,這個稅務司就是自己那個外甥皇帝弄出來的。    “到底怎么回事?”李偉看著李高,沉聲問道。    事實上對于自己那個外甥皇帝,李偉心里面也沒什么底氣,這么多年自己的玻璃生意可是發了大財,這都是靠著自己的外甥皇弟,為了一點小事情讓外甥皇帝不高興,那就得不償失了。    李高見老爹這個態度,也不敢隱瞞,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講了一個清楚。    這么回事啊!    李偉聽了李高的話,反而眉頭皺的更緊了,伸手敲打著桌面,開口說道:“你在家老實呆著,別亂來,我進宮去問問,我回來之前,什么都不要做。”    “是,爹!”一聽老爹要進宮,李高連忙答應道。    紫禁城,文華殿。    朱翊鈞伸手敲打著手中的奏折,笑著說道:“這奏折來的可夠快的,內閣那邊怎么說?”放下手中的奏折,朱翊鈞看向了申時行道。    “陛下,稅務司抓人封店,內閣覺得既然是按律辦事,那別人就無權質疑。”    對于稅務司封店這樣的事情,申時行真的懶得管,這樣的爛事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情。雖然知道這里面牽扯到店鋪東主的事情,可是這個稅務司是皇上弄出來的,要說皇上不知道,打死申時行都不信。    “那就按照內閣所奏吧!”朱翊鈞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    這件事情在朱翊鈞看來也不算什么大事情,反正自己是必須要推下去,誰反對也沒用。現在申時行有這個想法,那就再好不過了。    “遼東那邊怎么樣了?”朱翊鈞看著申時行,這才是他關心的問道。    自從大明在西線和瓦剌開戰,東線的察哈爾等部就受不了了,布延徹辰聚合了蒙古諸部直接發兵遼東,擺出了一副要和大明決戰的架勢。    “回皇上,薊遼總督梁夢龍已經上了奏折,布延徹辰已經帶著人撤了,雖然打了幾仗,但是布延徹辰并沒有進攻。在黃臺吉逃到察哈爾之后,布延徹辰就退了。”申時行開口說道。    朱翊鈞點了點頭,事實上這個早就在朱翊鈞的預料之中了。    事實上蒙古的分裂已經無法逆轉的,從這個時候開始,蒙古徹底走向了沒落。察哈爾的確很強大,布延徹辰的兒子林丹汗也是一時人杰,可是蒙古諸部已經形成了誰也不服誰的局面了。    當年布延徹辰帶著人脫離瓦剌,不尊俺答汗為大汗,事實上開了一個壞頭。    有了他這么干,其他部落自然有樣學樣,內喀爾喀五部、科爾沁等大部落,基本上都不服氣察爾汗部。察哈爾部東遷實際上占了他們的草場,擠占了他們的生存空間,他們愿意臣服布延徹辰才怪了。    一起來打大明,誰也不會用心,畢竟損失了自己的人,估計回去部落就沒了。    如果大明在西線打輸了,或者他們會來撿便宜,現在大明在西線打贏了,瓦剌的黃臺吉狼狽的逃跑,他們也沒膽子沖上來咬大明一口。    “早晚都滅了他們!”朱翊鈞冷哼了一聲道。    對于朱翊鈞的話申時行不置可否,他也不接話,反正這個時候皇上也沒打算出兵,痛快痛快嘴,那皇上自己高興就好。    “讓禮部安排你一下,明天朕在宮中宴請忠順夫人!”    這件事情不能拖,西北必須盡快恢復生產,日子拖得久了可不行。    “臣回去就安排!”申時行連忙躬身道,事實上朝中也都在等著這一天,略微沉吟了一下,申時行遲疑著說道:“陛下,忠順夫人似乎要為順義王求娶一位王妃。”說這句話的時候,申時行小心翼翼的看向朱翊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萬歷駕到》,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