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帝王在側:溺寵暗夜小妖妃 > 第269章 試探(作者:臨冬飄雪)
帝王在側:溺寵暗夜小妖妃《帝王在側:溺寵暗夜小妖妃》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269章 試探

    第十三章試探

    梁吟覺得她同聶清河這樣的美人應該是有一分孽緣在吧,說不定是前世是一個踩了一個的腳,不然就是一個看另一個不順眼,不然怎么會這么巧,次次都是她就聶清河于危難之中,這種不應該是英雄救美嗎?盡管上次把這等好事讓給了元坤還落下了埋怨……

    這次她是切切實實的體會到了這美人在懷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這還是天下第一美人。

    因為突如其來的刺客讓這邊的人群頓時做鳥獸狀四散開來,場面是越來越亂,畢竟誰也沒辦法預料到在上元之夜竟然還會有刺客出來行兇。

    聶清河身邊跟著的都是神御軍中精明強干的好手,而且身后還有眾多高手跟著,雖然那道身影閃得很快就消失無蹤,但是梁吟早已經看出來那是青絕,他是謝泓的心腹一貫都是跟在他身邊的。

    再一再二的結果就是聶清河只是稍稍受了一些驚嚇,便很快能鎮定心神同她交談,在長安看見她,便知道在西南懷王府的那一番便是脫身之辭罷了,說不定聶準和聶清河早早就看破了他的身份,只是當時并沒有言明罷了。

    “梁吟姑娘?”果然聶清河是有些驚訝的。

    一看聶清河身邊的眾多高手都是便服出宮,便知道這位郡主這次是微服出來的,只是她是怎樣說服謝泓和周太后的,梁吟不免好奇,既然在宮外自然不能稱呼她的封號的,她回了個半禮:“聶姑娘~”

    只見聶清河身后的侍衛湊近問:“這兩位姑娘可是郡主的朋友?”

    聶清河擺了擺手,也不顧忌梁吟和折竹在場,直接揮了揮手,“這是我的兩位閨中密友,你們先退下吧,跟李大人說我未有損傷,留下一些人幫著李大人料理這里吧。”然后又環顧四周對梁吟道:“我看這里嘈雜的很著實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還是辟一處安靜閑適些的地方坐下來好好敘敘舊吧。”

    梁吟應承下來,雖然她不知道和這位有一面之緣,自己卻半嘴謊話的郡主有何舊情好敘,但是總是不能悖逆了這份盛情,盡管聶清河非要說這一次又是救命之恩,但是上次她認,這次看著聶清河身后那護衛的侍從,個個人高馬大,武藝高強,恨不得馬上剁了自己這多管閑事的手,她是嫉妒聶清河同謝泓的佳偶天成,但是她即便是有天大的膽子,也是不敢去動這位天鳳一根寒毛的。

    折竹拉住她,頗為為難道:“姑娘,另外兩位姑娘還在等著我們呢~”

    她將手覆在他的手背上,意思是讓她安心,“兩位姐姐知道我貪玩,你們身子累了便也就回去了。”

    聶清河道:“阿吟還有人在等?可是家中的姐妹?”

    她倒是神色如常:“繞梁樓的兩位姐姐,我們一起約著出來看花燈。”

    顯然她這話一出,聶清河的眸色一變,看著她的眼神頓時就不一樣了,梁吟今日這一身清白色便是是折竹聽了余音姑娘的意見幫著她選出來的,飄逸出塵,她因為在闋宮偷穿了那一身粉衣之后便對粉白這些顏色頗為忌憚,她身上的這些衣服都是繞梁樓的媽媽統一去采辦的,所以確實是樓里姑娘們會穿的衣服,自然和在西南的時候不同。

    看起來聶清河倒是對長安的情況了如指掌,繞梁樓,清風閣這些名字都起的風雅極了,而且被聶準親自教養的女兒自然是心思玲瓏。

    雖然上元節酒肆茶坊的雅間都被訂出去了,但是只要你肯砸銀子,自然會有清風明月,飲酒喝茶之地。

    聶清河屏退了手下人,只留了心腹的丫頭在一旁伺候,所幸她也直接讓折竹留下來陪自己。

    “原來阿吟是長安人氏,之前還以為是永寧人氏呢?”聶清河將一杯茶輕輕地遞給她,然后那雙眼就這樣看著她。

    如此直接的試探?果然一切都和她想的一樣,懷王府已經知道了元坤的身份,但是對于她聶清河恐怕還沒有什么把握……

    她無比坦蕩的接下,道:“四海之大處處可為家,我光在江湖行走比不得郡主金枝玉葉,自然是走一路投靠一路的朋友,而這朋友三教九流自然什么人都是要認識,這樣的人生才會比較有意思。”

    “原來如此,難怪阿吟相較其他的世族女子心胸更為開闊~”

    “郡主舟車勞頓,想必是今日才到長安,聽說宮中設宴為郡主接風,郡主怎會突然來了這長安的街市?”她問。

    聶清河只是靜靜的坐在那里,就好像是一幅美人圖,這樣的美人儀態萬方,氣質高華,恐怕只有藺不嚴先生在世,才能有那鬼才畫工就這樣的美人留在畫卷上。

    “太后身子欠安,那酒宴也是乏味的很,我便借著陪太后禮佛悄悄的出來看看這長安的風土人情,到底是帝都繁花似錦。”

    “郡主可知今晚上的這一伙刺客是何人所派?”她著實覺得這個美人和謝泓一般多災多難的很,仇家如此的多,也不知道聶準如此寶貝這個女兒,是怎么舍得讓她孤身一人來到這長安,畢竟長路漫漫……

    聶清河輕抿了一口茶,道:“留了活口,本是要咬舌自盡的,已經交了下面去懲戒,看起來這長安城也不安寧……”

    她這話的意思意味深長,梁吟以為她想要暗示什么,但是無奈話說得太淺,她也不便深究,所聊的不過就是沿途所見所聞,卻自始至終都沒有提起過元坤,梁吟便更加的篤定。

    回去的路上,梁吟問:“這天下第一美人可名副其實?”

    折竹無比的誠實:“確實如傳聞那般驚為天人,動靜皆畫,只是我覺得這清河郡主著實奇怪了些?”

    “此話怎講?”

    “清河郡主句句試探,即便是我也聽出來了。”折竹笑道。

    雖然此時的長安已經是燈火通明,人來人往,但是梁吟覺得長安的夜卻是這樣的長和黑,只怕此刻的寧靜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前最后的掙扎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帝王在側:溺寵暗夜小妖妃》,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