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遲到魔王的奶爸人生 > 正文 第三九四章臨行倒計時一(作者:旁人馬)
遲到魔王的奶爸人生《遲到魔王的奶爸人生》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九四章臨行倒計時一

    吐槽歸吐槽,這支精英衛隊的實力還是有目共睹的,不提那頂尖的制式裝備,相隔老遠泰勒都能感覺到對方身上散發出的自然卻又強烈的魔法波動。

    這些自詡為“大自然寵兒”的精靈,的確是有貨真見識的實力。

    不過問題還是在于對方所提的條件,泰勒不好答應下來,這要是換做其他只關乎利亞自身利益的條件,泰勒絕對想都不想,哪怕對方是獅子大開口,也會毫不猶豫點頭應諾。

    “遲先生去了哪里?”這是泰勒當前最關心的問題。

    沒有他做決定,泰勒不想,更不敢私自拿主意。

    墨菲斯攤攤手,“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還以為離開泰蘭會直接回來。”

    “他們能等多久?”泰勒看向外邊。

    “如果談成了,整只衛隊都會留下。”

    墨菲斯倚著門框,因為泰勒已經提前驅散侍從,殿內沒有多余視線,干脆將為了避免無謂注目的而披上的外套徹底脫下。

    “歐成這次也不是要將兩位小公主帶回去,不過是想確認我所說的是否屬實,簡單見一面確認下身份而已,所以殿下沒有必要做過多猜忌,就算真的要將她們帶回去,也是在討伐隊的任務結束之后。那時候的事,就以后再談好了。”

    墨菲斯的話讓泰勒放心不少,不過鑒于他之前所言自己和“日華”并非一路人,這種推斷卻也未必完全就是歐成心中所想,或者說切合那位“王”的意圖。

    送走墨菲斯后,泰勒在殿內踱了一陣,許久才拿定主意,留下一干侍衛,獨自前往莉莉的另一個住處。

    這個為了照顧奧麗莎而單獨開辟在半山腰的小院,其實幾乎就是另外一座供那些精靈下榻的莊園翻版,不過縮小了幾百倍,只有一個百米見方的外院。

    小院幾乎沒什么人知道,甚至沒有一個宮女或者護衛,平日也就約翰等幾個相熟的人來往密切,大多時候都算是門庭冷落,隨著前陣子森加的入住才稍微添了點人氣。

    這份幽謐的環境是泰勒刻意為之,因為奧麗莎現在的狀態有些奇怪,有時精神極佳,常常幾天不睡,有時又嗜睡無比,任誰都叫不醒、

    雖然現在還沒有表現出危險性,但鑒于之前親眼目睹森加的巨型魔法彈被她一口吞掉,不安設衛兵侍女,既是遲小厲的意思,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同時也是泰勒出于安全的考慮。

    萬一小丫頭暴走,人越多,無謂的犧牲也就越多。

    至于森加的住處,原本泰勒是想安排在皇宮中,由娜貝全天照看,只不過因為性格原因,也有可能是之前一直住在森林中,森加表現出了極大的水土不服,不僅夜不能寐,甚至哪怕侍寢的宮女端茶送水,都會引起小姑娘強烈的反應。

    無奈之下,泰勒只好依莉莉的意見,將森加送到林中小院。

    沒想到原本表現抗拒的小姑娘,或許是見到了莉莉幾個勉強稱得上“熟人”的朋友,不再像原先那么拘謹,行為漸漸恢復常態。

    不過這樣一來,泰勒感覺又欠了莉莉一大筆人情,想來想去,似乎從對方來到蓋亞后,自己這邊一直都在添麻煩。

    再加上歐成這件事,遲小厲不在的當下,也只有詢問她的意見了。

    所以在臨近小院門口時,泰勒的手停在門把上,猶豫著遲遲沒有敲下。

    不過很快門內就響起一陣腳步聲。

    “有事?”

    開門的是一張精致絕倫的面孔,尖尖的耳朵,一頭綠色短發,如果不是表情稍顯冷淡,絕對會令無數男人抓狂。

    只可惜,她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精靈。

    “依依?你怎么在這里?”

    泰勒臉上顯出幾分意外,她知道前一陣子依依一直都在索菲婭那邊,幫忙開發全新的“魔導機鎧”,或者準確點來講,是作為“被研究器材”提供幫助的。

    關于這個“魔導機鎧”,泰勒了解不多,聽索菲婭提過幾句,大致左作用是類似于一件“衣服”,“穿”上后能夠為使用者提供強大的保護與作戰能力,依照功率輸出大甚至可能發揮出大魔導師和劍圣的實力。

    原本這項工程只存在于理論構思,不過隨著依依這款高仿真性能的機體誕生,索菲婭大受啟發,將“魔導機鎧”原本設計的近十米高的笨重外形縮減成不足三米,再加上能量石技術的成熟,功率不禁沒有隨著外形縮水而有所減,反倒提升了一倍有余。

    最重要的,還是遲小厲的空間魔法,給機鎧提供了更強的魔法儲備能力,將原本長寬高三一一的重型作戰箱縮減成常人手掌大機鎧的機動性也因此大大提升。

    不過可惜這種半永久性的空間裝備制作起來比較復雜,而且選材極為苛刻,遲小厲手中剩下的,還是之前特地向岡本要來,為杰諾爾重新制作空間戒指的剩料,省來省去最終也只為索菲婭做出兩個成品。

    不過饒是如此,索菲婭依舊興奮無比,干脆將原本計劃的流水線生產,著重放在兩臺搭載空間儲魔器的特制版機鎧身上。

    后來因為泰勒與皮爾強硬的態度,索菲婭鬧了點小情緒,開始消極怠工,不過泰勒忙于討伐隊的融合問題,一直沒有抽出時間過去開導,本以為依依仍在研究所呆著,現在見到她出現在這里,不免有些詫異。

    “機鎧的研發已經進入最后工序,留在那里浪費時間,所以選擇回來。”

    依依的回答依舊簡單明了。

    “莉莉在”

    “轟!”

    沒等泰勒問完,小院邊角的廚房就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接著一股濃重的黑煙穿透窗縫房檐,向四周飄去。

    “毒煙攻擊?!”

    泰勒以為是敵襲,迅速捂住口鼻,同時下意識去摸身后,結果抓了個空,這才想起今天是輕裝拜訪,沒有帶著愛劍。

    面對門外的依依一臉淡定,甚至連頭都沒回一下,“不必擔心,根據概率推測判斷,沒有感知到魔力波動,敵襲的可能性低于百分之零點零一。”

    “那這是”

    “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可能莉莉在做飯。”

    “”

    雖然早有聽聞莉莉的廚藝,但直到對方一臉黑灰的從廚房中走出,并且伴隨著一陣令人頭暈目眩的奇怪味道,泰勒才終于有些理解當時皮爾提起時一臉驚恐的含義。

    “喲,是泰勒來了啊。”

    正當泰勒猶豫是不是立刻離開比較好,莉莉已經走到院子里,看到門邊的兩人,赧顏笑道:“剛剛在研究新的菜品,結果沒控制住火候別在那傻站著,進來吧。”

    對方已經發出了邀請,再離開確實不太好,泰勒想想,在空中結出一個魔法陣,是非常基礎的六級風系魔法“驅散”,將烏煙瘴氣的院子凈化一遍后,才放心的踏進大門。

    “你可真有口福。”

    莉莉一臉笑意的拉著泰勒走向內廳,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后者瞬間有種不妙的感覺

    “我上一鍋剛出爐的蘇菲爾斯芝士蛋糕還沒動呢,正好你來了,趕緊趁熱嘗嘗。”

    “啊!那、那個我來之前已經吃過飯了”

    “那正好當做飯后甜點。”

    “其實我最近在減肥”

    “減肥?”

    莉莉繞著泰勒轉了一圈,疑惑道:“我沒看出哪里胖啊?你不是天天練劍嘛,稍微吃一點應該也沒關系。”

    “不那個我其實是有急事,說幾句就要走。”

    泰勒可不想看到明早的新聞刊登“公主殿下疑似因食物中毒而陷入昏迷”這類消息,討伐隊的事情還沒收尾呢,總不能真的出師未捷身先死吧?

    見泰勒執意不進屋,莉莉以為真發生了什么大事,趕緊收斂表情,露出洗耳恭聽的態度。

    這份認真姿態讓泰勒不禁生出些許歉意,不過為了自身安全著想,泰勒只能在心里默默道了聲抱歉,將下午精靈衛隊到訪的消息說了一遍,同時還有歐成提出見奧麗莎和森加的請求。

    “遲先生不在,想來想去,這件事也只能問問你的意見了。”

    莉莉沉思片刻,她能聽出泰勒話中的意思,從描述中也大致知道了這支精靈衛隊的實力,朝屋里看了一眼,猶豫道:“見一面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奧麗莎的事我能做主,可森加畢竟已經是個成年人,她愿不愿意見對方我就不能保證了。”

    遲小厲很早之前就將奧麗莎的監護任務交給莉莉,所以在某種意義上,她確實能夠代替遲小厲做決定。

    這個回答讓泰勒松了一口氣,如果莉莉堅持等遲小厲回來,那她還要想辦法跟歐成解釋,這樣一來免不了多一些麻煩。

    “森加在里面嗎?”

    “午后就出去了,應該在那邊的瀑布。”莉莉指了一個方向,又扭回頭:“那些精靈想什么時候見面?”

    “我想問問你們的意見,所以沒給準確答復,不過越快越好我去找森加聊聊。”

    “我給你帶路吧。”

    莉莉回頭囑托依依幾句,就和泰勒一道出門。

    “奧麗莎還在睡覺?”泰勒在路上問道。

    莉莉點點頭,露出一絲苦笑:“到前天晚上為之整整鬧騰了兩天兩夜,一覺又睡到現在,出行帶著她也不方便,正好依依回來,我倆就輪著當看護。”

    泰勒猶豫一下,問道:“等咱們進入淵域,奧麗莎交給誰找照顧?遲先生有計劃了嗎?”

    莉莉眨眨眼,輕笑道:“誰說要把奧麗莎留在這邊?”

    泰勒微微瞠起眼睛,一臉震驚:“難道遲先生想把她也帶著?”

    她可是知道當時芙蕾雅為了進淵域費了多大功夫,所以很難想象遲小厲會允許另一個更小的小不點同去。

    “跟那個神使安琪拉對打的時候,他可就把小奧麗莎帶在身邊呢。”

    莉莉笑著從路邊撿起一塊石頭,用力扔向遠處潺潺的流水:“不讓芙蕾雅去,是因為她自身的實力不夠,小厲擔心遇到突發情況會有危險。可奧麗莎就完全不一樣了,這小妮子身體結實得過分,就算不做任何防備,無論劍技還是魔法,只要不超過八級,都會毫發無傷。”

    莉莉嘆了口氣,卻不是因為擔心,而是替未來那些可能遇到的異人默哀:“真要是在下面碰上,還指不定誰折騰誰呢再加上現在覺醒的更強的吞噬力量,或許小妮子還會成為一棵救命稻草。”

    泰勒本想說點什么,不過一想到當時森加失控時的場面,就不禁覺得自己杞人憂天了。

    那種程度的攻擊都能擺平,自己還擔什么心?

    再者人家遲先生做的決定,肯定是有其道理的。

    從君嶺之戰后,泰勒對遲小厲這位神乎其技的大魔導師就有一種近乎盲從的信任。

    這種類似依賴的心態,對于一位未來的統治者而言當然不是什么好事,不過泰勒也不認為是壞事,因為遲小厲在某些行為觀點上與自己不謀而合,更不可能對這區區王位有任何想法。

    至于遲小厲對金錢財物的執著

    在泰勒心里,這不過一種偽裝罷了,或者說是種變相的溫柔,畢竟就他做的那些事情,早已不是用錢物能夠衡量的恩情了,只不過遲小厲施恩不圖報,不想讓他們覺得自己欠下太多人情,所以才勉強收下這些錢物。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泰勒想到一首從臥龍之地流傳過來的詩,再結合心中所想,越發覺得遲小厲的形象高大起來。

    莉莉走著走著,就感覺泰勒神色莫名有些迷離,像是那種見到傳聞中的英雄時的敬慕,不過也沒多想。

    要是她知道身邊的公主殿下的真實想法,恐怕會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毫不猶豫擊碎那座遲小厲的豐碑形象,同時大聲告訴泰勒:你想多了,這位“深藏功與名”的大俠,就只是純粹愛財而已!

    泰蘭邊境。

    剛剛從更東南方向回來的遲小厲莫名其妙打了一連串噴嚏。

    看看四周,大冬天的,也沒有什么飄散的花粉啊?

    遲小厲摸摸腦袋,自戀的忖著:“難道有誰想我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遲到魔王的奶爸人生》,微信關注“熱度網文 或者 rdww444”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号码